潮人特色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越凌辱越高潮,高清不卡 哈尔滨女s导航微信17744469413
本站每日审核拒绝淫秽图文欢迎交流发泄共建和谐家园
查看: 323|回复: 1

[转载sp小说] 【转载MF】特殊家庭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4-5-7 20:10:12 手机浏览器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来自- 法国 法国计算机科学大学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昨天星期五,吃过晚饭,田小川的姑妈田文静和舅妈刘蓉来到青龙市玩,晚上就住在他家里。' c2 T, O6 S% n0 d
8 a, I) w; I$ m. S( E4 F
今天田小川醒来时,打算陪田文静和刘蓉去青龙风景区好好玩玩,可不凑巧,师傅薛明宇突然来电话,要他上医院去一趟。田小川没办法,只好跟田文静和刘蓉说了声抱歉,并嘱咐妈妈马瑶瑶好好招待她们,便匆匆忙忙去上班。: g& n& x7 \- k
3 O% Q  c4 B  P+ ~9 H5 p' m
这一忙就忙到了下午两点。田小川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却发现家里居然无人,就连中午吃饭的碗筷都摆在桌上没有收拾。田小川见状十分生气,他很想立即把马瑶瑶召回家中训斥一番,无奈在手术室里屁股没沾凳的站了好几个小时,他实在太累了,回到自己的房间,躺在床上睡着了……
. Z& B0 v' s% i2 S4 ^8 @5 }  f
4 z# C- }; i7 e$ U0 _5 l8 i6 s+ a& g不知过了多久,田小川被开门声吵醒,迷迷糊糊听见了马瑶瑶、田文静、刘蓉三女有说有笑地进了屋。三女压根不知道田小川已经回到家中,肆无忌惮的在客厅摆谈着麻将战况:马瑶瑶赢得天花乱坠,狂喜不已;田文静输赢平平却为一手暗清色流失而懊悔不已;刘蓉输得不多却决心下次板回。女人们字字句句都灌入了田小川的耳里,令他非常生气。他已经多次警告过马瑶瑶,不准碰麻将,因为害人害己害得朋友没得做,更是劳心伤肺害得整日不知西东。没想到马瑶瑶当着他的面决心戒牌喊得震天响,背地里却仍就我行我素把誓言当成了儿戏,令他的权威在马瑶瑶眼里成了一场闹剧。田小川早已没有了睡意,身体的疲乏似乎也无影无踪了,他要做的是重塑权威。于是,从床上爬起来,踏着拖鞋,走出了自己的房间。5 ]% V( t; }- _( W, I, D7 I8 U

/ Q) q' ^% b. u8 g& m; \6 |三女看到田小川,大惊失色,她们完全没有想到田小川竟在家中。田文静和刘蓉更是把眼睛扫向了马瑶瑶,似乎责怪她把她们害惨了。马瑶瑶慌乱得既不敢看田小川,更不敢看向田文静和刘蓉。一时间,三女竟紧闭自己嘴巴不敢言声,屋里刚才的喧嚣突然变成了可怕的静默。
* [/ k1 W6 s& z  W! ?9 S  m
+ i9 M6 |  o  Q* A6 q# B/ [田小川马着脸,径走到沙发处坐下。此时他如高高在上的主宰,面对他的三个女臣民,十分严厉地质问道:“去哪了?”
1 l3 F1 f3 E+ [' l: V7 S4 o' |+ Z
$ R; E: l+ x4 v9 ^6 K, n5 T: N5 ^三女不愧是男权家庭成长起来的女人,一个二个压根儿不敢把自己当成眼前这个小青年的长辈,规规矩矩一字排开,立在那里,颤颤惊惊,半个字也说不出口。
+ R' v/ P/ H9 s( `+ C9 p+ r4 P  ~8 f7 r5 _/ n$ f' b; s% N5 b
田小川的眼光象把利剑,扫视着此时低垂着头只敢把眼睛看着地面的三个貌美如花的女人:“鬼打慌了是不是?屋子也不收拾一下就往外跑。”" ]( j( b0 G2 a/ P

; F; |, l5 e# r& N0 @3 q0 x马瑶瑶打破了沉默,露出了一脸的讨好模样,说:“哎呀爸爸,我们知道错了嘛。可是也有客观情况啊。我们今天一上午都在家里待着哪也没去,文静和蓉蓉明天就要回去了,她们给家里人带的东西一样还没买,心里很着急,所以吃了饭就说要上街买东西,我只好陪她们去了。”
& h. B- \2 v7 x! J3 J; g# m6 `3 K; n, j& @! w8 b% G; `" P
马瑶瑶在沉默的几分钟里,居然能够编制出这样的谎话,对于她这个仅具初中文化的女人而言也实属不易。可她却忘了最基本的家庭守则,错上加错,罪加一等。
& v( ?4 K) ]" B0 ~# p3 ~8 r6 W% T, C
; Q% I% X1 l7 Q. o9 m田小川刚才的目光是扫视,现在是紧盯马瑶瑶:“上街买东西?马瑶瑶,你胆子现在是越来越大了,撒谎还不脸红!”
; Z9 d' J, `2 v2 y7 h7 R$ r& w, W: t9 A' N
“爸爸,瑶瑶没有撒谎。不信,你问她们。”
, s' ~- R/ i9 E# V: T5 j3 [) b
- h9 |5 o4 l; B8 @% v, v马瑶瑶把注意力转向了田文静和刘蓉二女,要死也要找那两个垫背。7 P' \% w& e, ~! T# x; ?1 P
# ]. w, ?/ R$ P5 r& y
田小川盯着二女说:“瑶瑶说得对不对?”
- p- T9 r0 Z. {  G$ B9 b: u$ J+ H1 O4 c% L6 X
二女可没有马瑶瑶那么笨,当然她们也不会当面揭穿马瑶瑶,最好的做法就是继续沉默。
2 K/ z8 l$ F$ o$ A# ?* I$ k6 q2 ]2 ?2 S4 O* q; D
田小川说:“马瑶瑶,看到没有,你这两个同伙都没敢肯定你的说法。”9 i/ [: u& j& z4 _8 x1 V
2 k: d9 e7 B- N. K, q+ ?
马瑶瑶说:“她们是被爸爸吓住了嘛。”
4 {( @: I; g1 ^9 G% G: U5 h1 ?6 H7 j# D) _/ J
田小川说:“够了!马瑶瑶,你少给我撒谎了!你们一进屋就说这个赢了那个输了的,你们当老子是聋子?”
) m8 p- P* x# `8 b2 T+ h7 ?; f7 S- m/ a
三女人面面相觑。马瑶瑶知道她今天的日子不会好过了,因为田小川最讨厌自己赌博了,而且自己还发过誓的。她慌乱得不顾一切,跪在了田小川面前,说:“爸爸,瑶瑶错了嘛。”
/ `( t9 T# ^( R3 V7 l
6 X5 Q+ A0 M4 c- K田小川一把揪住马瑶瑶的耳朵,“老子说过没有,你干什都行,就是不可以赌博?”1 y) y+ L1 |$ Y) d
) s# a- w- c5 s; j2 \
此时马瑶瑶就像小女孩犯错被逮着了一样,眼神闪着泪光:“爸爸,瑶瑶知道错了,瑶瑶下次不敢了。”2 Z) b' D6 i9 E% E1 {4 P

- R' a% @+ M" |1 V田文静和刘蓉是都是从男权家庭里长大的,知道男权的威力有多大,两女早吓得不敢作声,哪里还有功夫去嘲笑马瑶瑶在儿子面前的狼狈相! " I6 K3 e$ s  T

8 G  i9 a* t8 Z* L* s1 }“下次敢不敢不好,你们说,这次怎么办?”田小川看着眼前的三个女人问道。& K4 j1 N- H( Q# Q/ a6 ?3 x

) a7 A; c. s! Z! ]4 K马瑶瑶快要哭出声了,她知道今天这顿打是怎么也免不了了。( _3 ]. p5 [) G9 Q# x3 G! s

7 V" S1 e6 P4 M( z田小川看了看时间,已是四点半了,对着刘蓉说:“蓉蓉,你去做饭,吃了饭再收拾你。”
; x' n/ K0 r  W
: d  ^7 ]- N. a6 V1 [6 T刘蓉闻言不敢怠慢,赶紧去了厨房。
0 S5 R, c2 g% `9 u( J5 [5 d1 G/ J4 W$ `; J4 W4 k2 u
而田文静和马瑶瑶一个站着一个跪着,呆在在原地,不敢轻举妄动,等待着田小川的下一步指示。
7 N% X8 A2 i( e) ]* G0 O* `9 v, C9 g5 X/ ~- y
田小川看了她们一眼,起身说了句:“你们两给我呆好!”
1 Z: R# D7 A' G  S
2 _* m/ k$ W/ L, {( K2 I说完他进了自己的房间。不一会,他走了出来,手里拿了几样东西。马瑶瑶悄悄看了一眼,知道那是挨打前的体罚工具——“温度计”。
1 }$ p# @# s  i: d
9 c* p, \& |) h. q  W田小川没有马上走到马瑶瑶和田文静处,而是转身进了卫生间,拿来两块搓衣板,放在客厅的中间,先对马瑶瑶说了一声:“瑶瑶,你过来!”
) Q6 G  O/ E; Y$ J6 \3 g1 u) G' a' I
马瑶瑶听了,很不情愿地朝着田小川跪行过去,眼里已满含泪水,乖乖地跪上了搓衣板。
( W8 c4 f" I3 e* B# D. P/ S. A. ^& {/ Y0 w7 }7 }8 Z
田小川指着另一块搓板对田文静说:“文静,你也跪上去!”
8 |4 n. Y" J% i$ [2 g1 K3 x" }7 y! q, B
田文静跪在了搓衣板。
4 m3 _; J$ V, _* c- {$ }2 d  S' h8 Q; ]; b
田小川问马瑶瑶:“说,该不该罚?
: E7 g) S3 t) |0 F* d, D+ C0 x- A$ O! f& n! O
马瑶瑶此时脸红的跟个苹果一样不好意思开口。7 b+ X% e! C- S0 n9 d' q0 M
6 H! m2 O; B0 u- C, q2 @7 `2 x/ X( s
田小川见马瑶瑶没有动静,一把抓住她,把她的腰夹杂自己的腋下,掀起裙子,褪下她的丝袜和内裤,没有多余的话,先在那弹性十足的屁股上啪啪啪地一连打了十几下。马瑶瑶的屁股顿时绯红一片。因为疼得实在有些厉害,马瑶瑶再也不顾不了面子了,呜呜的哭出了声来。9 ^/ Q& ?# F7 T7 v8 x

- I2 l: O% h" l$ C6 f* Y* g田小川根本不理会马瑶瑶的哭,又问:“老子问你,该不该罚?!”
3 q3 x* |8 p0 [9 J' H& t8 I5 u' q# v1 o6 `% m; S! U0 P; G
马瑶瑶心想,该不该都已经挨打了,她害怕再挨,忙带着哭腔说:“女儿该罚,女儿该罚。”% C6 e0 z2 X& s

3 z5 {# C3 R/ R/ r1 q8 a听到马瑶瑶的回答,田小川也就不再纠缠,他从口袋里拿出温度计,掰开马瑶瑶的屁股蛋子,将温度计插了进去。
% X. r8 ^$ w" _: ?3 I# g8 a& S) Z  z& _
马瑶瑶一声吃痛,呼出声来。
: p2 z$ X% H; G7 ^' c
/ A* Y/ G% i. p0 c0 [% d& M2 u田小川没有理会,手往搓衣板一指说:“跪上去,双手抱头,好好反省,晚上再收拾你。” ; L  g5 c* t/ V) W  I

( T) c* Q6 e1 a. }马瑶瑶哪敢不听?她屁股上插着温度计,双手抱头,直直地跪在搓衣板上,小声抽泣着。
+ {! w2 d7 G# K- ^+ W) K! l8 X* F$ u: a" m+ n* \" _; a
田小川惩罚马瑶瑶的过程,田文静全都看在眼里。她两只手拽着衣角,不知道自己会怎样。正想着,田小川向她挥起了手,示意她过去。 / u" i4 Y1 n% ?$ K! x! x) Z
1 u5 W& F1 r8 U* h2 a
田文静一阵发蒙,居然半天没有反应。
2 e+ _8 a% \0 ~. j2 n5 e2 V2 Z9 e; o0 j7 B/ E+ i) y- F" x+ s
田小川等不急了,过去一把揪住田文静的耳朵:“耳聋了?没听见啊?”
' p5 `: R7 ]+ ]3 K
2 k3 y4 t; F- p( H说着将田文静揪到沙发上,他自己坐在了沙发上,把田文静扯放在他的膝盖上,狠狠的在她屁股上抽了一巴掌说:“听不见是吧?好,看来老子今天得好好教训你一顿。”
& _! ~) t7 k" L$ a$ i
7 F$ k$ ?  ^! n! t4 M, N5 f“叔叔,文静错了,叔叔,文静不敢了。”田文静赶紧认错。' H' ~0 [6 f5 I+ ^

$ d( @. c; `: C5 {' p6 F2 Q“哼,晚了。” 8 E5 H6 z$ I& T! ~) x" t3 k

6 t" s+ L0 h9 |5 B7 J$ v田小川话音刚落,他的手就在田文静的屁股上挥舞了起来。一时间,清脆的啪啪声伴随着女人的哭喊声在客厅里回荡起来。' l5 P2 W9 [* t
$ [! q* q$ \- ~" ~6 ]
打了一阵,田小川拍拍田文静的后背:“起身!”7 H! L3 x2 B; E4 b
& [$ I# a3 J3 s3 ]% F+ C' P
这回田文静不敢再磨蹭,乖乖站好。3 k! p+ K# N' P, S. _

8 z6 j0 D; J# j/ b8 w3 D田小川起身,将田文静带到马瑶瑶那里,跟刚才一样,在田文静的屁股上也塞上了温度计,仍然让她双手抱头跪在搓衣板上。 " o1 Y# Q: V1 @

9 j; e( `: Q9 K# ^8 F田小川坐在椅子上,看着眼前两个红彤彤的屁股,说:“这才是刚刚开始,晚上有你们好受的。”5 W1 [  N' u% r1 ^

. R: O9 ]7 O9 p* L# v0 ]; ]5 R刘蓉在厨房里忙着晚餐,听到外面的动静,她当然知道客厅发生了什么。她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…… 1 J6 D& ^7 B! |

  N) a/ S$ U/ T$ m: t) \6 o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刘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摆上晚餐,眼角瞟了一眼跪在搓板上不停抽泣的马瑶瑶和田文静,再看两人的屁股,已经通红一片……
7 y# z6 v& J' H- I3 B7 v+ J) p2 Q
* q1 y( f- c  a  H: t5 O晚餐已经摆好,田小川走到马瑶瑶和田文静的身旁,拿出夹在她们屁股里的温度计,让三个女人就跪地上吃饭……




上一篇:北柠漠寒(1~3回)
下一篇:【转载MF】我的女老师和女警妈妈(一)
楼主热帖
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:交友请注意安全!
发表于 2024-5-8 07:51:48 手机浏览器 |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- 陕西省西安市 电信
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:交友请注意安全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//